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教育 » 正文

两个男人的血腥纠结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5 16:18:30  

我是一只渴水的青蛙
  
  烈日下,我是一只渴水的青蛙,在空荡荡的柏油马路上,无助地逶迤前行。我舔舔自己已经干枯得快要裂开的唇,抬头,盛夏午后的阳光白茫茫地向我无情地照射过来,我再也忍不住了,痛苦地呻吟起来…
  “醒醒!怎么了,又做噩梦了?”充满磁性的男人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,我睁开眼,望着黑漆漆的房间,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我刚才又在做那个噩梦了!把我叫醒的,是丈夫蓝峰。
  蓝峰一边温柔地为我擦去额头上的汗珠,一边心疼地问“要不,我明天带你去医院看看?”我无力地摇摇头“没什么,我就是有点渴了,你睡吧,我去喝杯水。”
  其实,有些话,我一直不敢告诉蓝峰,几个月前,我已经去医院看过了,心理医生告诉我,我长时间地做这个梦,是因为出现了严重的心理问题。在心理学上,水代表的是感情,我长期在梦里缺水和渴水,实则是现实生活中严重缺乏情感滋润的表现。
  我不解,我不应该是个缺爱的女人呀!蓝峰虽谈不上有多优秀,但绝对是个好丈夫。
  医生也不反驳,只是笃定地说“这些事,你不用对我解释,婚姻就如同鞋子,外表看起来再漂亮,也不能表示穿着它的那双脚一定会很舒服。”我愣住了,是的,我们的婚姻是有点不舒服,但只有那么一点点而已,难道真的会成为我的噩梦吗?
  初识时,我对蓝峰一见倾心,可他对我始终若即若离。直到一天深夜,我顶着蒙蒙细雨在他家门口等他,抚着我湿透的身体,蓝峰又心疼又内疚,搂着我去了他的单身公寓。
  昏暗的灯光下,我薄薄的湿衫贴在身体上,玲珑凸现,引发的暖昧气息在空气里来回流动。我能感觉到蓝峰看我时,心底的欲望开始翻腾,他的喉结上下蠕动,吞咽着口水,额上有暴起的青筋。终于,蓝峰按捺不住,紧紧地把我抱在怀里。很快,我们纠缠在一起,像两条八爪鱼,盘根错节,嵌入彼此……忽然,蓝峰却停了下来,喘着粗气倒在一旁,内疚地看着我。原来,他的性功能有障碍。这也正是他一直回避我的原因。此时,蓝峰把选择权交到了我手中,他低声说“我爱你,你觉得能够接受这样的我,我们就结婚,你考虑好。”
  那一瞬间,我有些失望,却也有了一种释然,这个真相不仅告诉我,蓝峰真的爱我,而且更说明了他是个值得我爱的善良男人。年轻的我,坚信只有不渝的爱情才是婚姻的全部,性生活不过是婚姻的调剂品而已,更何况,他也不是完全不能做。我幸福地窝进他的怀抱里,认真地说:“原来是为了这个,你也太小看我了,我爱的是你的人,别的什么都不重要。”
  新婚,我和蓝峰度过了最甜蜜的那段时光。虽然我们性生活的时间总是很短暂,但蓝峰体贴的照顾和爱,将这点不足完全掩盖。直到蓝峰的老同学前来借宿的那一晚,我突然有了遗憾的感觉。
  结婚半年后的一天,蓝峰的老同学张宁带着女友一起来北京旅游,在我们家借宿。半夜,我起床去卫生间,听到隐约的呻吟声。我很奇怪,侧头细听,其间还伴有男人的声音。我突然意识到了是怎么回事,立刻涨红了脸。正当我不知所措时,他们似乎是到了激情的巅峰,女孩突然幸福地叫出声来。听着这声尖叫,我的心里百感交集,我猜测那就是书上所说的女人的高潮。
  我轻声回房,躺到床上时,我发现我的身体竟然湿润了。然而,我去搂身边的男人,他却无法满足我。
  我隐约记得,也就是从那晚后,我开始做渴水的梦。
  
  婚姻三人行,是美梦也是噩梦
  
  知道了做梦的原因,我却更加迷惘,一方面,我爱蓝峰,不愿意失去他,可另一方面,我心底对性的欲望却也在与日俱长。我渴望像那个女孩一样,获得性高潮。
  再见到张宁时,www.5aigushi.com他已经是一个人了。那次旅游完回到郑州后,女友另攀了高枝,伤心的他干脆来到北京发展。在找到合适的工作前,张宁希望能够在我们家借住一段时间。蓝峰是个讲义气的男人,见我也不反对,立刻欣然应允。

  张宁在北京找工作的事情并不顺利,一连几个星期的奔波,最后只应聘到了一份月薪三千的设计员。以张宁的收入,除去日常开销,剩下的钱根本不够租房的,只好暂时在我们家住了下来。
  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,蓝峰出去应酬,家里就剩下我和张宁两人,心情不好的张宁喝了点酒。吃完饭,张宁主动提出帮我洗碗,互相推让间,水龙头的水溅入了我的眼睛,张宁情急之下用手来帮我擦水,他温热的掌刚一接触到我的脸,我的心立刻强烈地跳动起来,我转过头,慌乱地想要避开,却不小心撞到了他身上,一股淡淡的酒香夹杂着男人气息铺天盖地地向我袭、来。我更慌了,脚下一滑,竟滑进了张宁的怀抱中。


  一时间,我意乱情迷,不知如何是好,张宁似乎也被这种情形完全迷惑,借着酒劲,他带着古龙水味道的吻覆下来,我全身瘫软,唇里的舌却开始无度索取。我倒在张宁的身下,他周身充斥着阳光的气味,那晚,就在厨房污脏的地板上,我竟然第一次幸福地享受到女人的高潮,那种感觉,如云端漫步般飘渺虚无,又如花间小酌般令人沉醉,更如置身烈焰般疯狂快乐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我们才从这种极度的快乐中清醒过来,我低头,看着自己身上微微的红痕,突然间害怕和内疚起来。曾几何时,我那般信誓旦旦,只要有爱,就有一切。可如今呢,我却如此放荡地在另一个男人的身下尖叫。而且,这个男人,还是丈夫的好朋友。
  和我一样,张宁也显得有些不知所措,我们呆呆地看着对方,却又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最后,我们异口同声地保证,这只是一时乱性,我们要共同遗忘。
  然而,性欲的洪水一旦开闸,就如同染上了毒瘾一样难以自持。一个星期后的一天,我借着收衣服的名义进入张宁的房间,闻着他床单上的气息,我仿佛再度感受到了他舌尖的温度,我忘情地倒在他的床上,一次又一次地意淫。正在这时,张宁推门而入,他提前下班了。
  我尴尬地红着脸,冲到门前,想夺门而逃,他却拦住了我。他霸道的吻落了下来,我的身体瞬间瘫软到了他的怀中。柔软的双人床上,我们不停地给予和索取。曾经的承诺在此刻已完全消散无形,所剩下的,只是两个在情欲里纠缠的偷情男女。
  此后,我和张宁的性关系一发不可收拾。只要蓝峰不在家,我们就在房子里的每个角落疯狂做爱:沙发上、地板上、浴室,甚至是阳台,只要是我们能想到的地方,都留下了我们的痕迹。不可否认,张宁确实是这方面的个中高手,不论是姿势,还是时间,他都能把握得恰到好处。
  我已经完全陷入到这种畸形的生活里。有段时间,蓝峰回家都很早,我和张宁一直没有机会偷情。一天晚上,我实在忍不住了,半夜,趁蓝峰睡着时,偷偷地摸到张宁的房间。我的到来让张宁大吃一惊,但很快,刺激和性欲就战胜了理智,我们搂到了一起……
  一个小时后,我才带着不舍回到房间,轻声躺下。出于心虚,我斜过眼角,在黑暗中探寻蓝峰的睡态,却意外地发现,蓝峰正瞪着一双眼看着天花板,原来,他根本就没睡着。我不敢想象,我和张宁在隔壁房间制造出来的种种暧昧声音,在这个寂静的夜晚,对蓝峰会是一种怎样的折磨。但他的安静告诉我,这件事,他早就了然于心。
  
  欲望之水,可以解渴,也可将我淹没
  发现了蓝峰对我的宽容后,我内疚和自责了很长时间。我躲着张宁眼里的渴求和不解,回到了最初的位置,所不同的是,我的身体因为缺性而更加压抑,我做噩梦的次数越来越频繁,梦里渴水的程度也越来越强,无数个夜晚,我舔着干枯的唇从梦中惊醒,然后抱着大瓶的水,不停地喝。
  蓝峰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然而,他无计可施,因为他早就从我的病历里知道了,我真正需要的不是水,而是性。
  突然有一天,蓝峰告诉我,公司派他到山西出差,要去一个月。我哀求他:“能不去吗?”他摇头,比我更无奈。
  蓝峰离开时,拖着我为他准备的大大的行李箱,我哭得像个孩子,这近半年来的内疚之情,全部都化作了泪水。从机场回到家,我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,准备到同事家借住一个月,这是个无奈的决定,却也是惟一能救我于苦海的办法。可当张宁“呼”地把我扔到双人床上时,我竟已无力反抗,短暂的沉默后,是长时间被压抑的性欲的爆发,我又一次成为了张宁身下的战俘。
  做完爱后,我哭了,我无法面对这样的自己:放纵、淫荡、不知羞耻。我用力地扇着自己耳光。张宁拦住了我,说:“你不必这样自责,蓝峰不会怪你的。”我惊愕地抬起头,如果我没理解错,这话里有深意。
  原来,当初知道我和张宁的关系时,蓝峰确实狠狠地打了张宁一顿,可当张宁主动提出搬走时,蓝峰却留住了他。蓝峰要张宁报答他,要他继续满足我的性需求。蓝峰爱我,我知道,但这种爱的方式何其沉重,出人意料的真相令我眩晕,我不知道是该感激他的宽容,还是该恨他的自作聪明。
  一个月后,蓝峰回来了,我们三人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,彼此心里都百转千回,却个个表情淡然。日子以如此畸形的方式继续着,我白天和蓝峰谈爱,夜晚和张宁谈性,在两个男人之间纠缠不休。
  一天夜里,我又悄悄起身去张宁的房间,也许是太疲惫了,我和张宁做完爱后,沉沉地睡着了。突然,房间的门被打开了,门口站着的,是满身酒气的蓝峰,我抬头,看到的是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。蓝峰猛地冲到床前,www.5aigushi.com我本能地拦在张宁前面,哀求蓝峰回房。可此时的蓝峰早已没有了当初的儒雅,有的只是妒忌和疯狂,他狠狠地把我推到一边,把张宁从床上提起来,怒吼道“你够了没有,为什么不让我老婆回房,你还要占她到什么时候?”张宁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,解释说“对不起,我,我们睡着了。”

  此时的蓝峰哪里还听得进去,他在酒精的刺激下,将长久以来的痛苦宣泄而出,一边用力地打着张宁,一边叫骂道:“我把你当朋友,你把我当傻瓜!朋友妻,不可欺!……”
  被打的张宁也愤怒地站了起来,一边用胳膊挡着蓝峰的拳头,一边回应道:“你没资格打我!你自己没用,又怕老婆离开你,你要怪,就怪你自己吧!”这句话击中了蓝峰的软肋,他哮咆着冲上来,举起一张椅子就向张宁砸去,鲜红的血顺着椅腿流了下来,染红了灰白的地毯……
  张宁住进了医院,医生说伤及一条腿,会落下残疾,而他始终没有向警方透露受伤的原因,他对我说,这是他最后一次报答蓝峰。从医院回来后,蓝峰决绝地走了,留在电视机旁的,是一张已经签好字的离婚协议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